1. 手机版
  2. |

简爱新快递

  • 网站首页 > 快递驿站

    快递之战,网点之痛你可知?

    2020-04-09 14:13:49 简爱新快递 阅读

      疫情刚过,新一轮价格战来袭。疫情带来的影响尚未完全消散,激烈的市场竞争又让网点陷入价格战的泥潭中。在这样的双重考验下,最受其害的当属广大快递网点。


      业务指标之痛:业务指标越来越高,罚款逐年加重

      快递公司总部对于各省公司制定了业务量指标,各省公司对网点也有业务量的考核,如果业务量不达标就会进行处罚。此举初衷本为激励快递网点开拓市场,促进网点  扩大业务量规模,但不少网点向双壹反映,压在身上的业务量指标越来越高,罚款越来越重,网点为了完成指标只能低价抢量,牺牲利润避免罚款。

    然而,业务指标逐年增长,增速普遍高于行业增速。网点亏损抢量勉强完成的指标来年又大幅增长,有的网点业务量指标增速甚至达到了80%。面对难以完成的业务指标,部分快递网点甚至将业务指标罚款列为常规的成本支出。更有网点留言诉苦:“收件网点被业务指标搞死,派件网点被降派费搞残,不是为了赚钱而做业务,而是为了不被罚款逼着做业务,网点价格不如黄牛横行,如此恶性循环,试问网点何日出头?”
    除了业务指标带来的罚款,网点还要承受来自包仓费的压力。在这样的双重压力下,网点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。 

    成本管控之痛:价格不断下跌,各项成本却都在涨价

      网点件量越多,单票中转成本就越低,但这并不意味着件量越多,利润越多。随着件量增加,收件价格降低,利润空间进一步被挤压,成本却呈几何式增长。

    不少网点的成本压力来自于运输成本。有网点称:“干了七八年的快递。感觉这两年的压力非常大。我的网点离分拨中心很近,而且不走高速。有发量,也有派件量。各种优势我们都有,连我们这样的优质网点也都感受到压力了,真怕那些天天走高速动辄几百公里的网点,他们怎么承受?如果他们撑不起来,然后倒下了,发件网点又怎么善终呢?”
    人工成本也在逐年上涨。有网点反映:“小网点的发件成本在提高,派费在降低,工资在提升,慢慢的小网点会死掉一批!之前正常营业的县城区域,也开始有盲区了(找不到快递员,指标太高,完不成任务派费甚至被扣完),哪家快递盲区多,哪家就会死掉。”快递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,对劳动力的需求量很大。为了在激烈竞争中招人留人,网点势必要付出有竞争力的薪资以对抗人员流失风险。
    此外,场地房租也是一大难题。各地厂房价格逐年上涨,尤其是位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网点房租压力很重。
    价格战下,网点收件价格不断下跌,然而收件成本却一直攀升,收件利润越来越薄,甚至开始亏损。与此同时,网点派费不断下降,派件收入过低。网点收件派件陷入不亏即赚的利润旋涡,生存现状堪忧。


      恶性竞争之痛:涨价有人查,降价没人管

      快递行业有句老话:不涨价等死,涨价找死。快递市场供大于求,价格逐年下跌。通达系快递企业的快递服务时效和质量差距并不明显,同质化现象严重,缺乏自身品牌效应。在这样的买方市场之中,客户在交易中占据主动地位,拥有任意选择快递公司的主动权和更大的议价空间,谁给的收件价格便宜就选谁。去年年中,浙江部分快递公司不堪重负联手涨价,却被投诉举报至监管部门,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召开全省快递行业涉嫌垄断行为告诫会,通报了部分快递行业企业的协同涨价行为。

    对此,有网点不禁发问:联手涨价就被约谈,一味打价格战、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收件就没人管吗?
    网点不堪降价之苦,然而在客户为上的买方市场中,涨价更是难上加难,网点打碎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。


      黄牛猖獗之痛:扰乱市场,网点利益受损严重

    价格战愈演愈烈,眼看这一池清水越来越浊,快递黄牛的“助推”作用也不容忽视。

    黄牛低价揽件抢占客户,网点业务量难达标,不得不去跟黄牛讨价还价。由于黄牛手握大量客户资源,网点在与黄牛的交易中陷入被动地位,被迫接受更低的价格,亏钱冲量,回避总部罚款。如此循环往复,黄牛在快递网点和电商客户之间赚取差价,这种投机行为侵占了网点市场份额,扰乱市场秩序,严重损害了网点利益。黄牛的存在,严重违背了市场经济倡导的公平交易原则,非但不能促进市场经济发展,反而会损耗市场调节经济的灵活性和有效性。这些在规则灰色地带游走的投机者,使得本在生死线边缘挣扎的基层网点越发苦不堪言。
    2020年全面奔小康之年,基层网点“生存难”的情况却屡见不鲜。网点老板纷纷叫苦不迭:派费一直在跌,成本却不断攀升,基层网点快要无法生存。

    随着快递行业的高速发展,基层网点的痛苦却越来越大。其中滋味,你可知?


    (来源|双壹咨询 张瑾)